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智库研究>智库论坛

国外如何推动经济智库建设

时间:2015-12-15 来源:经济日报 2015年09月15日 

  现代智库,作为重要的智慧生产机构,是一个国家思想创新的泉源,也是一个国家软实力和国际话语权的重要标志。随着智库在各国经济社会发展和国际事务的处理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其发展程度正成为一个国家或地区治理能力的重要体现。为此,建设高水平、国际化的智库已经成为一个全球化趋势

英国:项目带动 专业性强

  经济日报驻伦敦记者 蒋华栋

  20146月初,一则“英国经济总量恢复至危机前水平”的消息登上了各大新闻网站的财经头条。这一统计数据事实上并非出自英国国家统计办公室,而是英国历史最悠久的财经智库国家经济社会研究所(NIESR)。各大专业媒体之所以敢于在官方数据发布前刊出这一结果,正是基于对NIESR专业化的高度认可。事实上,在一个月后,英国官方GDP统计数据证实了NIESR数据的准确。

  以NIESR为代表的英国财经智库因其历史悠久和专业性得到了全球媒体和专业机构的认可。NIESR1938年由洛克菲勒基金会和利弗休姆基金会共同创立。在此后的发展中,其专业性不断加强,在经济研究尤其是宏观经济预测方面建立了独特的竞争力。当前,该机构的季度全球宏观经济预测报告成为英国政府、欧盟机构和IMF等国际组织的重要评估依据,其预测模型NiGEM和数据库更是成为英格兰银行和欧洲央行宏观预测的核心支撑之一。在NIESR之外,亚当·斯密研究所等财经智库在社会经济政策方面的声音也是英国财经媒体、政党和政府部门关注的重中之重。

  回顾英国知名智库的发展历程,不难发现其成功离不开英国政府直接和间接的支持。2002年,英国政府为了进一步促进不同学科的发展和协调,建立了英国研究委员会这一非部门政府机构,负责包括经济与社会研究委员会在内的7个全国性研究委员会的资金分配和研究协调。

  在协调不同学科之间科研发展需求之外,英国研究委员会及其下辖的经济与社会研究委员会最核心的工作就是从英国商业、创新和技能部获得财政资金支持,并将资金协调分配给包括NIESR和亚当·斯密研究所在内的各个智库及研究机构。以20142015财年为例,经济与社会研究委员会从英国商业创新和技能部获得的用于各类研究项目的费用将近2亿英镑。

  由政府出资通过经济与社会研究委员会分配的科研项目和政府部门直接出资的项目对于英国财经智库发展至关重要。NIESR5年来财报数据显示,研究项目资金在其总收入的比重长期维持在75%左右,最高曾达到82.3%。其中,项目主要来自于英国政府部门、经济与社会研究委员以及欧盟委员会。2014年,来自上述三个部门的项目经费占总体科研经费收入的60%。与此同时,NIESR每年向国际机构出售NiGEM的使用费获益也维持在50万英镑左右。

  在直接机构和资金支持之外,与政府部门和私人企业之间的隐形关系也是英国财经智库发展的重要支撑。单从地理分布上看,英国的核心经济和外交智库集中在政府及议会所在的威斯敏斯特区,上述经济智库与财政部和议会距离更是只有不足1公里。与地理分布相比,更为重要的或许是智库与政府、企业之间的人员联系。现NIESR主席查理·比恩曾历任财政部特别顾问、英格兰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和副行长。而更好诠释智库在企业与政府之间关系的或许是英国新经济思维研究所高层阿戴尔·特纳,其在加入新经济思维研究所前,不仅曾在银行业工作多年,并在英国最主要的行业协会工业联合会担任4年主席,更主持了英国政府养老金改革,并担任过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局长。

  正是由于上述智库核心人物与政府和企业的联系,再加上智库本身的专业化,这些财经智库能够吸引来自私人企业和各类基金会的大量资金。2014年,NIESR获得来自私人企业和其他信托基金会的研究项目资金共计95万英镑,占总计科研资金收入的40%左右。

韩国: 官办为主 发展迅猛

  记者蒋华栋驻首尔记者 杨 明

  韩国现代经济智库起步于20世纪70年代。1971年,韩国第一家经济智库也是第一家智库——韩国开发研究院(KDI)宣告成立。经过40余年的发展,韩国经济智库形成了以政府研究机构为主体,企业附属研究机构为辅助的格局,成为活跃在韩国政治经济领域,影响国家宏观和产业经济政策的重要力量。

  韩国政府经济智库在发展之初曾出现了分散运行、相互竞争、重复研究问题。为统筹协调政府研究机构的研究力量,19991月韩国制定出台《关于政府投资研究机构的建立、运营与培养的法律》。根据这个法律,19993月相继成立经济和社会研究会、人文社会研究会等5家直接归属总理的研究会,实行对政府各类研究机构的统筹管理。2005年,经济和社会研究会、人文社会研究会合并,成立了现在的国家经济、人文和社会科学研究会(NRCS)。

  目前韩国经济政策领域的官办智库主要包括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KIEP)、产业经济与贸易研究院、韩国开发研究院、韩国农村经济研究院、韩国租税研究院等。由于韩国政府的重点扶持,官办智库的发展势头迅猛。根据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与公民社会计划(TTCSP)公布的全球智库排名,2013年韩国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和韩国开发研究院,已分别排名全球第54位和第55位,2014年两家研究院的排名继续大幅提升,纷纷挤入全球50强,分别排名第45位和第49位。

  官办经济智库对韩国的经济政策影响力非常强。包括每年完成经国会审批的重大研究计划,承担政府机构临时委托的研究项目,各智库的定期研究报告也会直送总统府和各相关政府部门,智库中任职的知名研究院还会受聘于经济、外交等相关领域的政策咨询委员会。可以说官办经济智库已渗透韩国经济政策制定、落实和完善的各个环节。

  上世纪80年代,随着韩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也迎来了韩国大企业所属的民间经济智库成立的高峰期,LG、三星、大宇等经济研究院都在此期间先后成立。民间经济智库主要是为本企业的战略发展提供咨询服务。由于长期关注产业方面的发展动态,在产业技术、产品市场和对技术未来发展方向等方面具有比政府研究机构更强的优势。韩国政府因此会委托民间研究机构从事产业政策方面的研究。

  由于宏观经济对产业经济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因此近年来民间经济智库也没有放松跟踪研究韩国宏观经济动向,并于每季度定期发布韩国宏观经济报告。随着近几年韩国经济陷入低增长,出现了一个比较有趣的现象,民间智库发布的经济预测值往往会低于官办智库和政府公布的数值。由于民间智库受政府的影响更小,因此韩国老百姓常常认为民间智库的研究报告更真实更可信。

德国:学术特色 保持中立

  经济日报驻柏林记者王志远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发布的《2014年全球智库报告》的统计数据显示,德国目前共有194家智库,数量全球排名第四。德国智库主要分为学术型智库、合同型智库、宣传型智库以及政党智库等,其中接受公共财政资金资助的学术型智库占德国智库的绝大多数。与美国智库文化中智库与政府之间的“旋转门”现象不同,德国更常见的是智库与大学之间的双向交流。

  德国经济智库主要是五大经济研究所,其中包括柏林德国经济研究所、慕尼黑经济研究所、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哈雷经济研究所和莱茵—威斯特伐利亚经济研究所。这些研究机构的主要职能之一是每年春季和秋季联合发布经济预测报告,盘点和预测德国经济状况,其报告对德国政府的经济预期及经济政策产生的影响。

  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发布的《2014年全球智库报告》中,德国经济研究所在经济政策分项排名中排名比较靠前。报告显示,柏林德国经济研究所在“本国经济政策智库”类别里排名第8位,德国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排名第18位,慕尼黑经济研究所排名第19位;在“国际经济政策智库”类别中,德国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排名第11位,慕尼黑经济研究所排名第29位。

  以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为例,该研究所是一个集“学术、智库、教育”三大功能于一体的研究机构。该研究所的学术研究领域覆盖国际经济和国际经济政策研究、经济政策与可持续发展和宏观经济活动与政策。其智库功能主要体现在:经济数据的预测支持、政策制定的支持以及召开每年一度的全球经济研讨大会。其教育功能一方面依托当地基尔大学在经济学领域的盛誉;另一方面依托世界范围内的资源,聘请世界顶级经济学家,包括诺贝尔奖获得者进行授课。

  此外,在德国,最负盛名的政府经济智囊机构莫过于德国经济专家委员会,其全称是“负责整体经济发展的专家委员会”,由5位最负盛名的经济学家组成。该委员会有如下特点:一是德国经济专家委员会依法组建,工作内容受到法律保障。1963年的《经济发展专家委员会组建法》明确规定:设立该委员会的目的是“为定期评估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经济发展状况,有助于所有政府经济决策机构和公众理解经济现象”。二是德国经济专家委员会坚持中立立场。为避免受到利益集团的影响,委员会“不得针对任何经济或社会政策的具体措施提出建议”。委员会成员由联邦政府提名,由联邦总统任命,但对成员的选任,联邦政府必须听取专家委员会成员的意见。此外,委员会成员的任期是5年,与4年一次的政府选举周期错开,也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其独立性。三是德国经济专家委员会具有高度的开放性。德国经济专家委员会的工作内容,既通过为政府提供咨询的内部渠道对政府施加影响,也通过公众渠道扩大影响力。现在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德国经济专家委员会在公众中的影响力逐渐扩大,已经建立了德语、英语两种版本的官方网站,其撰写的研究报告等内容可在网上查阅。

法国: 官民结合 提升水平

  经济日报驻巴黎记者陈 博

  根据最新统计数据,当前法国知名智库数量为177家,其中大多数智库内部下设经济类研究机构,包括著名的法国国际战略研究所、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等综合性智库。2014年,法国图卢兹大学的让·梯若尔教授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这从侧面体现了法国当代经济智库研究的水平。

  二战结束后,法国曾迎来30年的黄金发展期。但是随着法国本国国情与国际政局的风云变幻,自1975年后,法国面临着发展瓶颈期的挑战。为了保证本国内政、外交的可持续发展,法国政府自上世纪70年代末期,着力改变了此前决策依据来源单一的情况,重点扶持发展多类型智库。与此同时,各种专业的经济类智库依靠自身的专业研究优势,为本国政府及企业提供了决策建议与发展服务,在一定程度上有效延长了法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按研究经费来源划分,法国涉经济类智库主要分为官办与民办两大类型。官办涉经济智库部门是各级政府决策来源的“首选智囊团”。以法国战略研究和培训高等委员会等为代表的智库是官办“智囊团”的代表。从研究方向看,官办智库大多为综合性智库,下设经济研究部门,其服务对象主要为政府经济部门、本国大型战略性企业等。法国政府会定期为这类智库制定研究课题,并从政府预算开支内为这类官办智库专项划拨研究经费。官办智库内部的研究人员学历基本在博士学位以上,大多有在政府经济、外交等部门履职的经历,总体学术水平基本代表了当前法国的最高水准。

  近20年来,受到英美等国民办智库模式的影响,法国民办经济类智库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这类智库与大型企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接受来自社会的赞助支持,进行自主独立研究,并能主动向政府及企业提供战略性对策建议。以法国蒙田经济研究所为例,其所长克劳德·贝贝阿便是法国AXA集团的前总裁,克劳德在业内积累的经营经验与广泛人脉使得蒙田经济研究所在近年来发展迅速。除了向政府及企业提供可行性建议外,该研究所还不定期发布一些公开统计数据与研究报告,这些研究成果逐渐被法国业界广泛认可并应用。

  衡量一国经济智库有效性最直观的方式便是观察该国在经济增长领域的表现。法国“官民结合”的经济智库建设体系纵然有其可取之处,但近年来法国经济的“久陷泥潭”也使得政府与社会对本国智库工作的有效性提出了质疑与诟病:官办经济类智库由于受到政府领导与资助,研究进取性不足,“坐等靠”现象较为明显。民办智库近些年虽然发展较快,但除个别实力较强的机构外,研究水平良莠不齐。

  为了提升本国在经济领域的研究水平,更好地使本国智库服务于内政外交,法国目前正积极推动智库加强国际交流,积极促成本国经济类智库“走出去”与“引进来”。针对本国经济战略研究机构过于分散的现状,法国下一步还将积极促成智库整合,以期在提升智库研究水平和效率的同时,扩大本国政策研究机构的国际话语权及影响力。

    记 者 蒋华栋 杨 明 王志远